零點吧新聞

一個27年遼足球迷的自白

2020-06-02 12:03:55 來源:零點吧

?愛過這支球隊?愛過,但也恨過。相比于遼籃,我對遼足的感情更加真實。我看的第一場球賽是1993年的全運會決賽,那也是“十冠王”最后的一個冠軍。之后遼足一路衰退,假球、默契球、欠薪等等的行為傷透了球迷的心。

曾經每個賽季結束,遼足球迷都會調侃地說道,下賽季要換個活法,不過這次遼足不需要了。5月23日,中國足協宣布遼足無緣準入,隔天俱樂部發布離別宣言。那一刻,我知道67年的遼足終于倒下了。

“沒有了,沒有遼足了!蔽铱吹竭@句話后,感慨不舍涌上心頭。

01

童年

我對遼足的情來自父親,8歲那年,跟著父親在電視機前看了人生的第一場球賽。

那是1993年全運會的決賽,遼足2-0贏了北京,成為了中國足壇的“十冠王”,這也是最后一個具有分量的冠軍;貞浤菆霰荣,很多事都記不起來了,就知道父親跟我說過:

“遼寧是絕對的足球大省,擁有輝煌的歷史,還給國家隊貢獻了許多國腳!

至于是哪十個冠軍,我也是后來查詢后才知道的,從1984年開始,6個聯賽冠軍,2個足協杯冠軍,1個全運會冠軍,還有1個分量最重的亞俱杯冠軍(亞冠前身)。再往前追溯,50年代還曾3-2贏過日本國家隊。

亞俱杯冠軍

1990年的亞俱杯冠軍,是中國球隊的第一個亞洲冠軍,對于遼寧足球來說是一個很大的榮譽。但當時家里沒有電視,有電視也沒有體育頻道,像CCTV5那會也沒有。能見證那場比賽的球迷,基本都是在現場的。

當時的遼足叫遼寧東藥隊,決賽的對手是日本尼桑隊,橫濱水手的前身。他們隊里除去三四名日本國腳外,還有不少巴西外援,咱這邊是全華班。首回合東藥隊客場2-1贏了對手,次回合回到五里河體育場,馬林給徐暉送出助攻,總比分3-2,中國球隊拿到了第一個亞洲冠軍。

這場比賽留下來的影像資料很少,我的記憶都是靠文字和圖片,以及零星的斑駁影像拼湊而成的。據說,“4.29”之戰當天風很大,球迷很狂熱,五里河六萬人球場爆滿,球票一票難求。

排隊入場的觀眾

場內爆滿

一些老遼足球迷也描繪過當時的場景:

“售票的前一天晚上,我們是帶著飯盒、帶著啤酒去排隊的,長長的隊伍轉了好幾個彎,根本找不到排尾,許多球迷排了二十多個小時,結果卻沒有買到球票!

“許多沒買到球票的球迷用‘中華’之類的名煙或名酒換球票……我買的是普通票,花了30元,相當于現在的500多元吧!

“當遼寧隊進球后,看臺上的彩帶、紙屑有半尺厚。唐堯東脖子上掛著彩帶,從后場帶球至前場狂奔三十多米,這樣的瞬間可以說在世界足球史上絕無僅有……”

馬林助攻徐暉進球

奪冠后轟動全國,東北大帥李應發、球員李毅、傅博、唐堯東、馬林,還有國門傅玉斌等人都受到各級領導的接見,主力還拿到了6000元的獎金。要知道,當年的職工平均年薪也才2000元左右。后來這批人的命運也各不相同。

李應發高舉獎杯

馬林與隊友的合影

傅玉斌轉戰娛樂圈,客串過馮小剛的導演《手機》,拿過中國音樂電視金獎。傅博、唐堯東、馬林都在圈內,擔任過各支球隊的主帥。最可惜的是李毅,2006年的時候因肺癌逝世。

02

少年

1994年是中國足球職業化的元年,遼足第四名的成績說實話挺失望的。畢竟前一年還是全國冠軍,但沒想到一年后竟然降級了。

聯賽倒數第二輪,遼寧隊以1:2不敵廣州太陽神隊。比賽下半場,遼寧籍主帥張京天換上了馮峰和呂建軍,結果2腳射門宣告了遼足的降級。

太陽神進球

姜峰落淚了,很多球迷都哭了。我自己當時也哭了,印象太深了。

遼足首次降級

11月12日那晚,《新聞聯播》還播報了十冠王遼足降級的新聞,而這也是新聞聯播對中國球隊降級的唯一一次報道。

事后回想起來,聯賽最后幾輪遼寧隊雖然保級形勢岌岌可危,但是打心里都不相信遼足會降級。當終場哨響,確定降級的現實擺在我眼前時,真的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作為一個足球大省,十冠王遼足居然這么快就降級了。

倒是我父親,作為一名遼寧隊老球迷,比較淡定地接受了這個結果,或許老人家早已認識到競技體育的殘酷。中國足球職業化之后,以前的輝煌成績早就不算數了。

那會我正念小學,不僅看球,自己也踢球,身邊也聚集了很多足球迷,課余時間足球就是我們最主要的話題。但是我發現大多數人都是國際足球迷,巴西、意大利、英格蘭各有所愛。

只有表哥和我一樣是堅定的遼寧隊球迷,有一次我們聊足球一直聊到深夜。不過后來他遠赴異鄉工作,再聯系時發現他已不再是遼足的球迷了。

3年后,也就是1998年,遼寧隊把主場搬到了大連金州。球隊還上調了一波青年才俊,像肇俊哲、王亮,加上從巴西回來的李鐵、李金羽,還有原先的張玉寧、曲圣卿、肖戰波。

隊伍基本就是大換血,驚訝的是球隊拿到了當年甲B的第二名,成功升級。

那年最經典的應該是足協杯半決賽淘汰甲A霸主大連萬達,當時我和父親用廣播收聽了第二回合的比賽。比賽進行的非常緊張激烈,先是郝海東進球,之后曲圣卿扳平比分,點球大戰中遼足7-6險勝晉級決賽。

曲圣卿扳平比分

本來是值得高興的事,后來球迷的焦點全部轉向萬達的老板王健林。他賽后召開發布會,說中國足球太黑暗了,永遠退出中國足壇,以示對中國足球黑暗的無盡抗議。

后來的決賽,遼寧隊惜敗給上海申花,沒能奪得足協杯冠軍。

03

青年

對我個人而言,1999年之后遼足就不行了。

1999年剛剛升入甲A的遼足絕對是當年現象級的一支球隊,如果當時互聯網發達的話,由肇俊哲、曲圣卿,張玉寧,李鐵,李金羽組成的遼小虎絕對可以成為一支網紅球隊。

受到熱捧的遼小虎

我記得當時有一句話叫,遼小虎到哪都是主場。哪里有遼小虎哪里就有粉絲圍堵,像張玉寧的收到的信件和禮物基本得用車才能推回家。

之前看過一個紀錄片,肇俊哲說了一個事:

“有一次我們去山東踢比賽,沒有場地訓練,就到旁邊的中學借用了一下。結果你猜怎么著?學生都不上課了,全部圍過來看我們訓練,有點像演藝圈明星那樣,關注度特別高!

我當時正在念初中,身邊也出現了很多遼寧隊的球迷。課間,談論的話題總是離不開“遼足”二字。

90年代末互聯網剛剛在中國興起,球迷很多時候都是靠著廣播、電視或者報紙來了解球隊。當地電臺有一個叫“體育大看臺”的節目,每天晚上都會播報和遼寧隊有關的新聞。每晚我都準時守在收音機旁收聽這檔體育節目,很多球迷也會打進直播間熱線探討遼足的最新動態。

那會的遼足球迷應該是最幸福的,我們不僅戰績非常出色,既能6-1大勝申花,還能有8連勝這樣的成績。直到最后一輪,我們還掌握著奪冠的主動權。

遼小虎在聯賽中勢如破竹的表現

99賽季遼足在積分榜一直領先,我們都認為遼足將會奪得冠軍,開啟屬于我們的時代。哪知道聯賽最后幾輪遼寧隊突然狀態下滑,積分優勢被山東隊一步步縮小。

聯賽末輪只要客場擊敗北京隊就能奪取冠軍,“京遼”大戰是在下午進行的。當時我正在上課,沒辦法看電視。雖然人是坐在教室,但心早已飛向球場。放學的鈴聲一響,我就立馬沖回家詢問比賽結果。

當得知憑借高雷雷的扳平進球,最后遼小虎錯失桂冠,把冠軍送給山東隊時,我直接坐倒在地,失望至極。

曲圣卿首開紀錄

高雷雷遠射扳平

接連兩年,在甲A和甲B拿了兩個亞軍,太打擊人了,心灰意冷。賽后李金羽還質問高雷雷:“有你們這么踢球的么?”

不過那時我覺得遼寧隊還年輕,像隊中還有曲圣卿這樣的金靴和足球先生,屬于遼寧隊的時代早晚會來臨,我們有的是機會。但是第二年球隊心氣就完全變了,浮躁的心態改變了整個球隊。我當時真的不理解,為什么只過了一年,球隊就完全不一樣了。

后來,我知道了兩個名詞——“賣血”、“欠薪”。

04

成年

進入新世紀后,張引下課,曲圣卿、李鐵、張玉寧、李金羽等人紛紛離隊,遼小虎徹底解體。對于1999年丟冠和遼小虎的解體,很多遼寧隊球迷都很痛心,茶余飯后總會聊起:

“如果我們能夠拿到那個聯賽冠軍,或許后面球隊的進程就會完全不同,但是這個世界并沒有如果!

張玉寧轉會申花

賣血、欠薪隨之而來的影響就是球隊的實力下滑,成績下降。"體育大看臺"這檔節目也由一個小時縮減到半小時,參與的球迷數量也在減少。

我慢慢發現,父親對于足球的熱情也在一點一點衰減,從原來的兩個人看球變成了我獨自看球。老人家對于勝負也看得越來越淡,還經常教育我:

“少看球,別整些沒用的,還是多看看書!

2002年,為了大額的贊助資金,遼足把主場搬到了北京,并冠名為北京三元,這讓很多遼寧隊球迷大失所望。很多時候在北京的主場聽到的不是謾罵,而是另外兩個字——回家。

即便如此,還有很多遼寧隊球迷在關注著這支球隊。當年我們高中恰好組織集體前往北京學習,我們在賓館里正好看到了遼寧隊的比賽,異鄉的我們看到了家鄉球隊心里自然無比的溫暖。

盡管已經改名為北京三元,作為遼寧人的我們依然激動的為球隊加油,最終那場比賽遼寧隊逆轉取勝,我和我的同學也非常開心的為遼寧隊的取勝歡呼。那時我也深刻體會到,無論我走到哪里,都是遼寧人,這支球隊會讓我們深深的團結在一起。

經歷了2年的異鄉漂泊和04年的假球風波后,2005年趙本山入主遼足,一度讓人們看到了希望,趙本山成為遼足董事長的首場比賽,全場爆滿,遼寧隊球迷信心高漲,但是短短180天后,趙本山就宣布退出。

undefined

undefined

像我在內的許多遼足球迷,現在都基本不談這事了,不可否認趙本山在那段時間給遼足帶來的影響,比如球衣的贊助,但那是源于他個人的名氣,實質上沒有改變什么,球隊的整體投入沒有增加,強援一個沒買,年底就走了。后來他不也因為這事,徹底對中國足球絕緣了么?

等到了奧運年,遼足降級了,意料之中,即使我已經在外讀大學,但看到這樣的消息也很失望。

那時候我還經常會買體壇周報,以便在上課的時候瀏覽,但是關于遼寧的報道也是寥寥無幾。雖然其他地方的同學經?滟澪覀冞|寧人有多么喜愛踢球,國家隊里有多少遼寧籍的國腳,但是卻很少提及遼足。

2011年的聯賽第三,“遼足雙子星”楊旭于漢超的驚艷,曾讓不少絕望的球迷重新擁有了走回球場的理由。自己再次對這支球隊有了期待,但“遼跑跑”事件真的再次傷害到我們了。

楊旭于漢超肇俊哲

事實證明,從那以后遼寧隊也是一蹶不振,徹底走向了下坡路,變成了一支沒有追求,每年為保級而戰的球隊。直到2017年,遼寧隊第三次降級,最終一去不返。

2017賽季中超降級球迷落淚

當5月23日足協的審判書出來后,當遼足最終曲終人散的時候,可能最讓人感慨的不是過去那些輝煌的成績,而是一路來歷經風雨仍然不離不棄支持遼足的球迷?v然遼寧隊有那么多的問題,他們仍然選擇在球隊最低谷的時候和球隊站在一起。

最后,借用明代楊慎的一首詩送別這支陪伴我走過27載的球隊:

滾滾長江東逝水,浪花淘盡英雄,是非成敗轉頭空,青山依舊在,幾度夕陽紅。

最新

怎么外围买球